思想如天马行空在游走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11日

  果都小城最出名的玉兰树,在素有“中国北方第一田主庄园”的牟氏庄园。已经由出名演员袁立领衔主演,惊动一时的《牟氏庄园》电视剧就在此取景。说走就走,驱车到牟氏庄园不外几分钟的功夫。相机在手,不只看,还要留下玉兰花开的杰出风韵。

  面前镜头里的花朵,有的曾经怒放,有的则如婴儿,刚透露花苞。曾经开放的,花瓣肥厚,花瓣两头有一条暗红的花线,使得玉兰花看起来纹络清晰了然,亮丽顺眼,明亮剔透,令人不由感慨造物主的奇异。假使玉兰花瓣上没有了这条暗红色的线,那她的容颜必然会大打扣头,就会像一张没有眉眼的脸,只剩一片惨白。

  没有一棵树不已经历过雨雪风霜,不是所有的花都开在树上。人们之所以喜好开花的树,是由于一旦花期到临,她们开得澎湃大气,开得俊朗舒展:既有君子的谦虚,又有上将的从容。我们在此抚玩的何止是一年一度的怒放?她们所展示出来的风度照人的气宇,才是令观者久久难忘的精华。

  这不由让我想起席慕容那首很出名的诗———《一棵开花的树》。哦,开花的树。“阳光下,稳重地开满了花,朵朵都是我宿世的盼愿”,此刻才大白过来,本来它是意味出力量和但愿啊!世上能开花的树不多,印象最深的还有木棉树。木棉花也是开在树上的。跟玉兰树分歧的是,它是一树一树的火红,红得强烈热闹,红得耀眼。一个纯洁,一个火红,玉兰花和木棉花,在带给大天然美的同时,更带来的是一种精力———既有树的高耸独立,又有花的温柔娇媚。记得有一句话说,优良的人都是雌雄同体。那么,玉兰和木棉,算不算得上是雌雄同体的树呢?

  世间草木,本来普通,以致于令人忽略了他们的具有。然而,再普通的草木,城市有属于它们本人的春天。一旦春天到临,它们城市生发出无尽的朝气与活力。而世界恰是因了它们,才变得活泼风趣,明丽阳光。就如普通的我们,在日复一日的奔波辛勤中,终有一天,会收成上天的捐赠,令生命表现其意义和价值。这种意义与价值未必何等伟大高尚,但却无愧于我们来人世间走一趟。我来过,我走过;我承担过,我极力过。

  思惟如天马行空在游走,庄园的游人越来越多。人们都在赶赴这一场花事:玉兰树下,有相扶相携的老者,有牙牙学语的孩童,也有芳华正好的情侣;当地的,外埠的,男的女的,老的少的,熙熙攘攘,热热闹闹。空寂了一冬的庄园,登时充满了勃勃生气。一拨一拨的人立足玉兰树下,仰着头,细赏识。仿佛出生避世,愉悦忘我。

  就如许坐在玉兰树下。每当有人或温柔,或强烈热闹地喊着“玉兰”,心里就会莫名地震一下。明晓得人家不是在叫本人,可是心里却仍然涌动着无限的暖意。游人只顾仰起头抚玩着,赞赏着,没有人在乎阿谁坐在玉兰树下,也叫玉兰的女子。

  看累了拍摄累了,我就势坐在玉兰树下的石条上。这个时候,三三两两的游人才连续进来。进此院落的人们都是冲着庄园的玉兰而来的。走过来就不由自主地喊着:“看啊,玉兰花开了。”“好标致的玉兰花呀!”

  初春的二月,气候还有些许冷意。虽然如斯,玉兰仍然开得无惧无畏,强烈热闹中不乏恬静。从这两棵有一百五十多年汗青的玉兰,足见庄园仆人当初的存心良苦。树盆别离用石块砌成了铜钱的外形,将树栽了进去。历经岁月沧桑巨变,两株玉兰仍根深,花盛,朝气盎然,一抱粗细,高耸高峻。须仰视才得以目睹玉兰花的芳容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sdtricks.com/yulan/22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