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是2015年的春天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11日

  此刻,我站在清姜河畔南岸,环顾四周。不敢相信,旧日不胜目睹的河滩已披上绿装, 嫩绿的小草悄然地钻出地面,舒展腰肢。河水已较着变暖,迎面的春风中都有了潮湿的气味。河流两岸建筑的亲水步道上,不少市民正悠然自得地健步走,熬炼身体。一阵风吹来,玉兰送香,柳枝拂动,别成心趣。

  植树节后的周末,清晨,我火烧眉毛地起身步行,来到久此外清姜河畔。清姜河,古称江河,属渭河右岸的一级主流。清姜河,因“炎帝以姜水成”而在宝鸡苍生心中拥有特殊的地位。

  “不久的未来,清姜河河流内还将架设三座观景桥。”跟着措辞声,转首,一位同样观景的老者看着他一脸的喜庆,我也会意地笑了……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  当我站在清姜河姜谭大桥上,放眼望去, 水泥压膜人行步道和塑木栈道依河而建,延长向河流上游;河堤两旁的“炎帝家园,幸福宝鸡”八个模纹大字映托在蓝天碧水中,大气澎湃, 仿佛告诉人们清姜河新的春天曾经到来。

  放眼了望,清姜河绿化景观公园的全体概貌呈此刻面前。听说景观取材于宝鸡汗青典故, 以祥鸟笼统造型贯穿三个护滩,连系地形进行绿化造景。若在夜晚,再配上LED景观灯光点缀,在河西岸便会塑造出一只姿势灵动、曲线漂亮的南飞凤凰。霎时,视线逗留在了河西岸岸边一棵巨大的杨柳上,那细细长长的枝条上曾经泛出一层新绿。我不由想到唐代诗人贺知章的《咏柳》中的诗句,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铰剪。”再细看那棵柳树,明显不是新移栽的, 她静静地驻守在那里曾经很久了。三十多年前, 我上中学时,那棵柳树就曾经在那里了。

  中国航空报讯:惊蛰事后,大地万物苏醒,春天的消息如期而至。在我看来,春天的使者当属厂区那两棵夺目的白玉兰树,纯洁的玉兰花昂着头,挂满枝头;带来春天消息的还有厂东门外沿街绿化带里的桃树,起头结出一个一个的小花苞, 那是花蕾,白的,粉的。

  一阵轻轻寒意的春风掠面扑来,打断了我的思路,看着河西岸边直立的那棵柳树,酷似一位饱经风雨、满目沧桑的老者,它见证了清姜河“由清变浊,又由浊变清”的变化过程, 似乎告诉人们要热爱天然,扶植生态的美化家园。

  20世纪80年代,清姜河畔可是四周城乡居民夏日避暑的最佳去向。每当盛夏夜幕降临, 三五成群的居民似潮流般纷纷涌向河畔,嬉笑喧闹声同化着河水的叮咚声似乎仍在耳边回荡。不知何时,河东岸的菜地消逝了,路边的杨柳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那沿街而建的商铺, 于是,往日夏日薄暮避暑的人流热闹气象也随之一去不回了。大要是2015年的春天,陈旧的清姜河迎来了新的变化。区当局响应“水润宝鸡”“绿色宝鸡”的号召,对清姜河市区段进行两岸绿化景观工程革新。几年来,清姜河两岸围上了围栏,清姜河生态公园正在全体规划中有序展开……

  之前,听同事说,新建的清姜河生态景观公园已正式对市民开放了。提到清姜河,我那涌动的心绪,登时生出同党,带我飞回童年, 飞过往昔,又飞回这个春天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sdtricks.com/yulan/223/